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地  址:北京市丰台区富丰路
        4号工商联大厦A1606
电  话:010-80394002
手  机:13611348353
邮  箱:huaxiayishu@126.com
产品详情
潘天寿
潘天寿(1897年3月14日-1971年9月5日),浙江宁海县人,现代著名画家,美术教育家。早年名天授、字大颐、阿寿、雷婆头峰寿者等。平生积极从事艺术创作和艺术教育工作,为继承和发展我国传统绘画艺术,为培养美术人材等方面作出了可贵的贡献。解放后,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曾任中国文联委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,浙江省文联副主席,中国美协浙江分会主席,浙江美术学院院长、教授等职。

潘天寿对东西文化碰撞和坚持传统中国画的态度 文/黄承鸥

在上世纪初,由于处于当时民族自卑的尴尬时代,大量的有关文化革新的浪潮向着科技落后、思想文化封建封闭的旧社会席卷而来。学习西方,更新科技,破除旧、文化旧传统的呼声日益高涨。康有为、陈独秀等发起了国画革命,他们认为中国画和其他旧文化一样属于封建的陈腐内容,要求像科技领域的革新那样来改造中国传统艺术。这种发端于上世纪除的文艺西化浪潮,对中国画传统的冲击力是可想而知的。
但是这种用于科技革新的模式是否能够适用于艺术范畴呢?潘天寿认为:“艺术与科学不同。艺术在求各民族各个人特殊精神与特殊情趣之贡献,科学在求全人类共同应用效能之增进。”“我国物质文明在元明以前为世界有地位之古国,精神文明方面言,至今犹不落人后。尤以艺术范围内之国画,数千年来自有特殊之成就及深远之造诣,为全世界所不能非议者”表明了潘天寿在早年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,这样一种简单的改造艺术的方式在他看来是有问题的,驳斥了这种改造是“非脑子混沌者可比”,并与吴昌硕、齐白石、黄宾虹一道坚守传统主义。
新中国成立之后,经过数十年的发酵,潘天寿自律地仍然保持他对中国画这一民族传统主张,提出“两座高峰论”和“中西和绘画要拉开差距”。“中国是一个古文化的国家,向来在世界上占有极崇高的地位;国画是中国古文化中特有成就的一种,尤有极高的评价。故全世界东西两大系统的绘画中,国画是东方绘画系统中最中心的主流,为全世界绘画批评家与鉴赏家所一致首肯的”。可见,潘天寿尽管承认中国落后,但对于中国传统的文化艺术,尤其是对于中国画,始终是“引为骄傲”、“以此自豪”的。进而,他还坚信:“一民族之艺术,即为一民族精神之结晶。故振兴民族艺术,与振兴民族精神有密切关系。”“中西绘画,要拉开距离;个人风格,要有独创性。时代思潮可以有世界性,但表现时代精神的艺术作品,形式风格还是越多样越好。”这些观点,不仅在当时“中国画学遂应灭绝”、“中国画不科学”的声浪中,显示出中流砥柱、力挽狂澜的胆识和对民族文化的自觉。



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5-2016 人民美术杂志社